風和日麗

那是一年的初冬第一個星期二,風和日麗的一天,和暖得不像冬天,人們都穿著薄薄的衣裳,有些甚至還是一副夏天的裝扮。

中午時分,他站在鬧市中某條大街道的某個十字路口的某個公車站的玻璃簷篷下,雙手有點不自然的垂在身體兩側,目光不確定的張望著,不住的隨著面前來往的人群中尋找著什麼,或是什麼人。

不知道站了多久,他沒有戴手錶的習慣,看見不遠處一位長髮女子向他走來。

穿著粉紅色薄毛衣的她在人群中比較顯眼,她也是想要顯眼得讓他容易認得出來。她特意提早一站下車再匆匆走過來車站這裡,眼睛飛快的打量四周人群,一下就發現了獨自站在公車站的他,馬上嫣然一笑。


『Hi.』她笑著揚了揚手。

「Hi.」他的笑容有點羞澀。

他們像很有默契似的一同往右邊走了一小段路,在紅綠燈前停下,等待越過馬路對面。其實她的心快跳出喉嚨了,雙手緊緊握著手上提著的袋子。

這時,他轉過頭來問:「妳。。。會說中文嗎?」

『Huh? as in, Mandarin? 』話音剛落,她就哈哈的笑了,掩飾著自己的心虛和緊張,明明對方就已經在用中文問了呀。『剛才等好久了嗎?』這次她也開口說中文了。

「沒有。」

『那,去哪兒呢?』

「這裡我不熟悉。」他半低著頭回答。

『嗯,那我們去那邊找找看吧,我也沒去過。』她指著馬路對面的一條小巷子說。其實,上週末之前某天她特意繞到這裡附近,就是知道他們都不熟悉,先來看看有什麼可去的地方。

那時候,她並不知道自己後來永遠的記住了走近公車站時第一眼認出他的時候,看見在陽光和樹蔭晃動的光影之間他的羞澀笑容,傻氣的髮型,看起來有點刻意的西裝和襯衫。他也不知道,就在那一眼,那一霎光暗之間,她把他深深的刻上在心房。

過馬路時她緊張的跟著他的腳步,有點鬆的高跟鞋差點掉腳,讓她糗得想找個洞鑽。他們去了小巷子裡面的一家有日本食物的快餐店。

除了吃東西的時候,他的兩只手肘支在桌上,兩只手掌靠近嘴部握成一個拳頭,大部份的時間都是他在發問,她認真的回答,有些他已經知道的答案。她還是很緊張,但有很多的話要說,邊說話邊慢慢的嘴嚼著sushi roll,還不小心的把醬油從嘴角漏下。羞死了,丟臉死了,她在心裡默默的緊張的唸著。他沒有特別的表情,只是自然的遞上紙巾,讓她安心了一點。

那是在他們各自計畫好要出遊前的一個週末。冬天在那天之後悄悄的來臨。

難得風平浪靜 難得風和日麗
難得晴 難得雨 難得生命裏有過你
難得有你可以 讓我認得 記得 值得
難得 一年總有一天 我的好天氣

…………………………………………………………………………………………………

他們卻極少一起乘公車,僅僅偶爾一兩次的湊巧。

第一次是個下著雨的深秋黃昏,他們在麥當勞門口碰面,要一起走去市區的中心吃晚餐,雨絆住了他們的腳步,於是他提議上電車吧。在下班時分擁擠的人潮中,他們一前一後上了電車,卻被人群隔開了。看著他半低著頭避開上下車的人,西裝上的雨滴,讓他看起來顯得有點狼狽,她抿嘴偷偷的笑。

沒有確切的從什麼時候開始到什麼時候結束,在很漫長的一段時間裡,很多的時候他們都用走的,走過很多的地方。

「怎麼樣,想要去哪裡?」

『不知道,你說呢?』

「不行,妳是大女孩了,可以作這種重要的決定,妳說。」還擺出一臉很尊重她的模樣,每每讓她忍住不俊。

她知道,去哪裡都不重要,只要有他。時常他都是陪著她慢慢的走,像在遷就穿高跟鞋的她,卻又好像用緩慢的腳步來拖住些什麼。

她很享受和他一起並肩走路的感覺,不需要很多的話語,兩個人輕緩的步伐,讓她感受有他在身旁的安心。

常常她會偷偷的看他的表情變化,被發現的時候會馬上轉頭偷偷的笑。他說發現她的偷看會讓他感到無限的憐愛。她一點一滴的裝納隨著時間的增長他漸漸流露出的更多感情,甚至那些他不自知的微小的表情變化和小動作,在那些屬於他們的用眼神交談的沈默時光。

每一回當她乘著電車離開,同時也是他沿著相同的路步行離開。

在一小截不到半分鐘的時間裡,她總會從電車裡尋找到他,看著他走路,捨不得讓那個頂著後腦睡覺壓扁的傻氣腦袋從視線內漸漸的消失。時常他低頭急步的走,有時把雙手交叉在背後很悠閒的走,時而回頭張望她上了車沒有或是嘗試尋找電車上的她,偶爾剛好有電話他就只顧著低頭慢行和講電話。

他的一舉手一投足,她都認真的、貪戀的收進眼底,藏進腦海去。

她有個調皮的習慣,常常在看到他走路時的忽然緊皺眉頭表情,就會馬上撥他的電話,看著他接聽,『別低著頭像老頭子唷』;或者,漫無目的說些無聊的事情,用聲音陪著他走到目的地,最後不忘說一句,『要開心點喔』才掛線。她希望這句甜蜜的咒語會讓他在繁忙或是煩惱的時候會偶爾適當的生效。

她害怕他的不開心,雖然對於他真的不開心,很多時候也無助於事。她只知道,只要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她能讓他笑,聽見他輕輕「嗤」的笑聲,就足夠了。

只能用八千分之一秒留戀
凝視你的單眼 凝結黑白底片
暫時與暫時之間 等於時間
有些過眼煙雲 來不及調整光圈

…………………………………………………………………………………………………

在一年多之後她告訴他,有一天碰巧經過的時候突然發現,那一年他站著等他的那個公車站忽然間無聲無息消失了。

他聽了之後看起來有點的驚訝,「為什麼會不見了呢?」『公車站搬到馬路的另一邊去了。』

公車站旁邊那株曾經為他遮過蔭的樹也隨著消失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Fictitious Winter。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