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呼吸的痛

電影結束的時候,影院的音響還在播放著片末的音樂,隨著漸漸放亮的燈光,她站了起來,很自然的看了看四周,然後轉頭看看後面,忽然看見他們坐在右邊倒數第二行的位子。他那張常常都是不輕易表露表情的臉忽然在她的面前放大。

他應該看見了她吧。她沒有錯過他臉上掠過的一絲訝異。

很快的,他被旁邊起身離開的人遮住了。而她,也被身邊的人催促著離開。

那時,她穿著一件淺藍色的羽絨外套。

繼續閱讀

張貼在 Fictitious Winter | 2 則迴響

情歌

和許多情侶不一樣的,他們沒有屬於他們的情歌。

他說自己對音樂沒有偏見,會聽許多的歌,他總是不斷的尋找會盪入他心玹的音樂,喜歡分享認為與別不同喜好的那些他喜歡的音樂。

她喜歡許多音樂,也有她不喜歡的。認識他之後,開始接觸和欣賞他分享的她沒接觸過音樂。

每當聽見他分享的音樂,她總是很自然的以第一感覺說出她喜歡或不喜歡。遇上正好和她喜愛相同的,她會暗自的高興許久。雖然這無法代表任何層面上的意義。

繼續閱讀

張貼在 Fictitious Winter | 發表留言

風和日麗

那是一年的初冬第一個星期二,風和日麗的一天,和暖得不像冬天,人們都穿著薄薄的衣裳,有些甚至還是一副夏天的裝扮。

中午時分,他站在鬧市中某條大街道的某個十字路口的某個公車站的玻璃簷篷下,雙手有點不自然的垂在身體兩側,目光不確定的張望著,不住的隨著面前來往的人群中尋找著什麼,或是什麼人。

不知道站了多久,他沒有戴手錶的習慣,看見不遠處一位長髮女子向他走來。

穿著粉紅色薄毛衣的她在人群中比較顯眼,她也是想要顯眼得讓他容易認得出來。她特意提早一站下車再匆匆走過來車站這裡,眼睛飛快的打量四周人群,一下就發現了獨自站在公車站的他,馬上嫣然一笑。

繼續閱讀

張貼在 Fictitious Winter | 發表留言

鋼琴

終於,在一個灰色風大的午後,她沿著紅地毯踏上了通往上層的樓梯。四組的樓梯,要上兩層樓,走去那個他從來沒有和她一起去過的樓層。

從她走上去的方向,還沒走完樓梯就看到左邊的盡頭那部黑色的grand piano,讓她暗暗的驚喜,心想看到他的時候一定會微嗔『為什麼不告訴她那裡有一座這樣的鋼琴』,然後他肯定會板起臉看著她,說,「為什麼跑去偷看我的秘密」。她肯定會生氣的低頭,假裝嘆氣,很快的又抬頭滿臉甜笑的看他,無可奈何的接受他臉上出現的得逞的笑意。

繼續閱讀

張貼在 Fictitious Winter | 發表留言

心動

她和他的名字中有一個同音字,她把這個當作是美麗的巧合。他曾經開玩笑說,感覺像是自己的親姊妹。她聽了不作聲,輕輕的牽了牽嘴角。

他,從來沒呼喚過她的名字。她,也沒有。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Fictitious Winter | 發表留言

清平樂

淒淒切切,慘淡黃花節。
夢裏砧聲渾未歇,那更亂蛩悲咽。

繼續閱讀

張貼在 抄詩詞 | 發表留言

采桑子

誰翻樂府淒涼曲,
風也蕭蕭,雨也蕭蕭,瘦盡燈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縈懷抱,
醒也無聊,醉也無聊,夢也何曾到謝橋。

張貼在 抄詩詞 | 發表留言

蝶戀花

辛苦最憐天上月,一夕如環,夕夕都成卻玦。
若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
無那塵緣容易絕,燕子依然,軟踏簾鉤說。
唱罷秋墳愁未歇,春叢認取雙棲蝶

張貼在 抄詩詞 | 發表留言

酒泉子

謝卻荼蘼,一片月明如水。
篆香消,猶未睡,早鴉啼。
嫩寒無賴羅衣薄,休傍闌幹角。
最愁人,燈欲落,雁還飛。

張貼在 抄詩詞 | 發表留言

菩薩蠻

問君何事輕離別,一年能幾團欒月。
楊柳乍如絲,故園春盡時。

繼續閱讀

張貼在 抄詩詞 | 發表留言